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土八路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其他 > 穆尔西去世影响阿拉伯世界政治生态

穆尔西去世影响阿拉伯世界政治生态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

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往期回顾

穆尔西去世影响阿拉伯世界政治生态

 新闻列表 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穆尔西去世影响阿拉伯世界政治生态

穆尔西去世影响阿拉伯世界政治生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蔡梦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6月26日   04 版)

6月17日,埃及前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在接受审讯时突然晕厥,送医后不治身亡,终年67岁。这距离他成为埃及首位非军方背景出身的总统、首位民选总统仅过去了7年。穆尔西就职一年后即被军方推翻,并最终死于对他“参与恐怖主义”和“间谍罪”指控的庭审之中。

穆尔西去世后,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称,前总统死于“谋杀”。埃及内政部则宣布进入国家最高紧急状态。

7年前,“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下台,“穆兄会”将穆尔西推上总统宝座。随着穆尔西身陷囹圄,“穆兄会”也蛰伏至“地下”。许多人在想,穆尔西之死是否会引发有91年历史、在中东不断搅动风云的“穆兄会”的反弹?

    埃及民心思定 “穆兄会”难以反弹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阿拉伯语系主任、副教授、中沙丝路智库联盟特约专家黄慧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分析称,“穆兄会”全面反弹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有所反弹,也难成气候。

当年,“穆兄会”被渴望改变的埃及民众选上台,却很快走向崩塌,令人唏嘘。中沙丝路智库联盟一位不愿具名的埃及问题专家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穆尔西的统治之所以“短命”,关键在于其在经济发展、民生问题上作为不力,“很多人甚至开始怀念起穆巴拉克的时代”。黄慧也认为,无法兑现改善经济的承诺,是“穆兄会”迅速倒台的重要原因。

在政权倒台6年后的今天,作为政治力量的“穆兄会”,势力大不如前,已遭全面遏制。2013年7月塞西执政,采用霹雳手段恢复社会秩序,重塑政治权威。“穆兄会”被宣布为恐怖组织,数万“穆兄会”成员被逮捕,其势力被全面清除;“穆兄会”名下财产被没收,实业和实体机构也相继关停。经过6年时间,“穆兄会”人员大量流失,组织机构全面瓦解,经济收入断流,已失去挑战埃及现政权的能力。另一方面,塞西政府的执政能力得到民众认可,提振了民众信心,“穆兄会”的群众基础不断弱化。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佘纲正也认为,穆兄会发动大规模民众抗议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的埃及“民心思定”。“从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开始,埃及人民经历了动乱,生活水平下降,停电、恐怖袭击时有发生。”佘纲正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对埃及人来说,那些痛苦记忆犹在眼前。在经济慢慢恢复的当下,老百姓并没有普遍的变革诉求。

    “中东各方都把‘穆兄会’当成一张牌”

尽管步步走向分崩离析,但“穆兄会”的影响力毕竟仍在。穆尔西去世,相关各方的不同态度引人关注。土耳其、卡塔尔、哈马斯等在中东有影响力的国家及政治组织,在穆尔西去世后第一时间表示哀悼,土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将穆尔西表述为“烈士”。埃及国内媒体则对穆尔西之死发声甚少。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美国应埃及要求,考虑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提出这一要求的还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

佘纲正认为,中东国家对“穆兄会”的态度各不相同,并分成了不同阵营。土耳其、卡塔尔是埃及“穆兄会”的同情者;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则是坚定的反对者。“各方都把‘穆兄会’当成一张牌来打,以争取己方在博弈中的优势”。

在黄慧看来,土耳其支持“穆兄会”,意在扩大自身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与埃及自由与正义党同属温和伊斯兰政党,两者意识形态接近。“穆兄会”在埃及执政,有利于扩大“土耳其模式”的地区影响。此外,由于沙特采取抵制“穆兄会”的态度,土耳其支持“穆兄会”还暗含着土沙两国在中东政治和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地位之争。

“卡塔尔选择同情或者说支持‘穆兄会’,是其扩大地区影响力的一种选择。”黄慧分析认为,卡塔尔作为海湾国家,尽管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但综合国力不强,是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矮子”。中东动荡发生以来,卡塔尔在地区事务中变得比过去更加积极,谋求更大的话语权。卡塔尔在政治上一度扈从于沙特,但在“穆兄会”的问题上却与沙特采取了相反的态度,这也是两国交恶的重要原因之一。

沙特以及与沙特关系密切的海湾国家阿联酋之所以抵制“穆兄会”,是因为,作为伊斯兰主义政治力量,“穆兄会”若获得政治上的成功,将会对沙特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形成挑战。“穆兄会”的“跨国性”特征,也使沙特王室担心其势力扩张影响到沙特君主制的稳定。黄慧还指出,“穆兄会”领导下的埃及对沙特的劲敌伊朗态度暧昧,这也是引起沙特不安的因素之一。

    “穆兄会”何去何从

1928年,作为伊斯兰主义政治组织的代表,初创时期的“穆兄会”基本思想是回归伊斯兰传统。在历史变迁中,“穆兄会”也出现了开明力量,接受了一些现代政治元素,主张淡化宗教色彩。尽管如此,“穆兄会”创立时的思想基调始终存在,其在参与现代政治的过程中显得“先天不足”。黄慧指出,“‘穆兄会’的自身属性,使其难以彻底放弃其理想,即建立伊斯兰教法统治的伊斯兰国家。伊斯兰主义政治组织与现代政治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无法解决,因此在融入现代政治的过程中屡屡遭遇困境和失败”。

在打压和极端环境下生存,是“穆兄会”91年历史中的常态。“在蛰伏中积蓄力量、建立网络、发动民众,这是“穆兄会”所擅长的。所以,虽然目前“穆兄会”的空间很小,但一旦有合适时机,它也有可能重振声势。” 佘纲正说。黄慧则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在当下的埃及而言,“穆兄会”已不再是能够影响政治大局的力量,但其社会影响力仍将长期存在,其动向仍需长期追踪。 

本报北京6月25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蔡梦吟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06月26日 04 版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责任编辑: